利物浦究竟输在哪?“不摇滚”的克洛普拿什么赢?

利物浦24射9中,皇马4射2中。克洛普很偏激:“除了进球,他们没有一次射正。”但利物浦还是输了,低效阵地战,输给高效防反。足球场上,这不鲜见。

至此,克洛普和他在欧冠交手最多的皇马对阵10次,只赢3场,输了5场,包括18年和今年两场决赛。如果说皇马是为赢得欧冠决赛存在,安切洛蒂就像是为克制克洛普而生:10战意大利人,渣叔2胜5负。2013/14赛季和本季,从带多特到带利物浦,克洛普都输给安帅皇马。

当意式防守链接西班牙球员技术,就令德式逼抢和英式速度的结合体,即克洛普红军,无能为力。

开场不到3分钟,利物浦就多次成功阻断皇马后场出球,逼得过前场任意球,还力压库尔图瓦仓促开大脚。克洛普足球,习惯以密集鼓点开局。摇滚足球,节奏就是旋律。

但如今利物浦踢得不摇滚,克洛普自认无法让高速压迫主控对皇马的全场节奏,利物浦“太尊重”欧冠改制后7进决赛全赢的对手——白衣球队淘汰赛一路逆势翻盘。和大巴黎、切尔西、曼城相比,克洛普不敢说利物浦技术更优,有更能决定胜负的球星。

未至3分钟,利物浦后撤,让中后场接受皇马检测。不过皇马对阵地战实在兴趣不大,于是局面就在主动被动间,变成利物浦围攻。

本季欧冠,皇马习惯控球率不占优,习惯被压制甚至先失球。但克洛普没想到安切洛蒂可以让“13冠王”的身段放得那么低。直到比赛一刻钟后,阿诺德才终于打进皇马内部传给萨拉赫铲射。红军本场成功的边中结合,为数稀少。

对手处变不惊,逼得利物浦要耐心,要像曼城那样反复倒脚。可利物浦不是曼城。蒂亚戈身边,是亨德森和法比尼奥,后者主要在中路,前者参与右路进攻,并在上半场有两次让人稍稍吃惊的传球:一次把球传向萨拉赫和阿诺德都意外的底线附近;另一次是在阵形右压时,看似出其不意地把球高吊到左路,实则这侧的迪亚斯还在卡瓦哈尔“口袋里”。

亨德森这两脚似乎无伤大雅。在容错率高“丢了球就抢回来”的德式高压足球规条下,他能占据主力。而在职业足球最高竞技舞台,面对的又是皇马,这种传球会让对手喘息过后更自信。看看莫德里奇和克罗斯,他们几乎不这样传。

规格越高的决赛场,技术越能唱主旋律。卡瓦哈尔盯防迪亚斯是技术,米利唐贴身马内也是。卡塞米罗禁区前扫荡需要精准站位和高超技术。当这个级别的技术用于进攻,终于给利物浦带来无法磨灭的损害。

比赛接近一小时,皇马右路反击,巴尔韦德把罗伯逊抛在身后,再扫传到左侧,无人看管的维尼修斯撞射破网。全世界都知道,利物浦两翼经常因压得太上伤到自己。皇马全场抓这漏洞就成功一次,一次就打破红军两侧,这是运气?

是也不是。皇马赢在有一群很聪明的球员在比赛。球员们的智慧,则来自经年累月接受冠军养分的熏陶。整场,维尼修斯都像一台快活的机器,不管进攻成效如何,情绪都不受影响,而巴西前锋还不到22岁。

利物浦无法和皇马比心态。一周前,他们刚丢了英超冠军。红军球迷进欧冠决赛场迟缓,球迷中包括克洛普家人。蒂亚戈首次热身时疑似有伤,引起红军阵营一阵惋惜。最后他首发了,但带来的是疑问。

蒂亚戈真适合这支利物浦?在英超对狼队贡献脚跟助攻的红军中场,好像已不可或缺。然而当对手是皇马,一个技术细腻的蒂亚戈远远不够用。

破密防,最重要的是中场连绵传导,拉开对手阵型,控制节奏快慢,必须是技术意识集大成者,才能当此重任。蒂亚戈们的对面,皇马年龄合计近百岁的“典礼群”克罗斯、莫德里奇和卡塞米罗,在一个受尽压迫的决赛场,全程面不改色。

破密防的武器,有远射、定位球和前锋爆点。马内上半场在三人包夹下一停一趟一射,逼得库尔图瓦将球扑到立柱上,利物浦随队球迷本场首次起立欢呼。可惜,红军锋群决赛中这类表现太少。利物浦还慎用远射,克洛普还是害怕无谓丢失球权。更能说明他忌惮情绪的,是范迪克和科纳特两名高大中卫,上半场很少在定位球时压上。而从后续发展看,定位球成为利物浦最可能扳平比分的选项。此前切尔西对皇马,吕迪格就曾用角球机会头球破门。

英超球队对西甲球队的身体、力量优势,克洛普一一收起。克洛普足球的紧逼和速度武器,则被意式皇马限制得无从发挥。渣叔记得库尔图瓦本场做出“三次扑救”。除马内上半场那次,就是萨拉赫下半场两次:一次内切后兜射,另一次是小禁区前过人后命射。红军这两次进攻都出现在比分落后时。换句话说,领先的皇马也松懈,只是不及利物浦心态之起伏。

上半场快结束时,本泽马突破射中,引起红军防线“兵慌马乱”,阿利松和科纳特都管不住球。虽然进球无效,但那是一次令利物浦自疑的时刻。球队随后开始恍惚,并持续到下半场失球。

克洛普何尝不是满腹狐疑地准备和指挥比赛?如果全场都像萨拉赫那两次射门时的局面,在一场大开大阖的比赛中,红军还没怕过谁。比分落后时,克洛普用向前能力更足的凯塔换下阵地战失效的蒂亚戈,也是此意。

记忆并不遥远。3年前欧冠夺冠之旅,利物浦决赛时中场是亨德森、法比尼奥和维纳尔杜姆。此前半决赛逆转巴萨,只有“杜牧”换成米尔纳,对决的是A·比达尔、布斯克茨和拉基蒂奇;而之前16进8赢拜仁,维纳尔杜姆、亨德森和米尔纳对面,是马丁内斯、蒂亚戈和J罗。红军就靠一帮技术不那么优异的中场球员,一次次冲垮了技术流对手们,直至登顶。

假设这场决赛一开始就失球,或许能令利物浦抛开疑虑,全力进攻;或许蒂亚戈能否登场就变得不那么重要;或许,开场就是力量派中场主导踢重金属足球的红军,就有望冲垮皇马的典礼派们。

但不止本场决赛,而是整个赛季的利物浦,都在转型中。为让踢法更大陆化和细腻化,克洛普4年前引进凯塔,2年前引进蒂亚戈。只是,和买前锋少有失手相比,利物浦中场转型不算成功。当决赛下半场克洛普要博命时,替补席上还有茫然的米尔纳和张伯伦。渣叔要用424总攻,但派不上伤缺的奥里吉。

2019年夺欧冠那次,利物浦借助了联赛和曼城争冠仅差1分的恨意。今年红军,分心太多。联赛杯和足总杯两场国内杯赛决赛,球队都和切尔西耗足120分钟,要靠点球决胜。四线并进中,克洛普尝试做好轮换,这有得有失。深知球队转型不足的心态,或也造成了克洛普在决赛中先踩刹车,又被迫加速。

联赛中,渣叔总共作出113处阵容更改,只比切尔西的129次少。四线人登场。范迪克是球队唯一本季出场时间占总时间超过80%的非门将球员。球员们的体能都没被逼到极限,副作用是本季强强对话,红军都没有表现实力允许的高度。联赛中,红军和切尔西、曼城及热刺的两回合总共6场,都没赢。

今年半决赛让二追三逆转黄潜后,克洛普说球员们是“精神猛兽”。欧冠决赛前6场,利物浦有5场反败为胜。“皇马的临门一脚,终结比赛的能力,令人印象深刻。但我们也不是靠魔法走到决赛的。”克洛普赛前说。

可决赛展示出,皇马并不需要动用魔法去击败利物浦。皇马嬴在经验、技术、冷静以及优良的备战。利物浦不是输给运气,但至少输在精神疲惫。这是他们本季第63场比赛。不能因为利物浦和英超双蓝本季总共7次对碰发生在英格兰,就忽视双蓝欧洲一流强队的实力:本届八强切尔西,是欧冠卫冕冠军,本届四强曼城,从小组赛开始就是夺冠大热。皇马淘汰双蓝,赢两场输两场,虽然过关,也是又惊又忙。

输掉决赛的克洛普,依然满怀豪情。刚和利物浦续约的红军“六冠主帅”,需要雄心壮志。场面话说完,更难的建队要开始了。

yabocom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